一个时代的背影——盘点西藏的贵族庄园.jpg

“莊園”,這一曾經遍布舊西藏的詞彙,如今隨著一個時代的結束而湮沒在曆史的塵埃裏。只有那些殘存的遺址,仍然在昭示著它們曾經的輝煌和現在的落寞。

郎色林莊園:西藏現存最古老的莊園 

 
 

貴族莊園的四宗“最”

  莊園樓共有7層高,在第三層裏有一個朱紅色的16柱會客大廳,在莊園裏柱子的設置是分等級的,除了達賴喇嘛使用的24柱之外,這裏是級別最高的了。而在莊園座北朝南的樓體頂部,有一金光閃耀的法輪徽記,這表明莊園裏曾經誕生了活佛。而朗色林莊園有別于其他貴族莊園的一個特色就是,在主樓體面朝東方的位置,還依附著牆體修建了一列專供活佛使用的經樓。[詳細]

  站在朗色林村一望無際的曠

野上,看著正在廢墟上緩慢修複

的暗色莊園,與偶遇的莊園裏最

後一位奴隸曲桑聊天,這時所有

的謎底就像曲桑臉上那縱橫交錯

的皺紋樣在一點一滴地被掀開。

700年的顯赫時光

  與這雄偉莊園相匹配的,則是莊園主人那代代顯赫的地位和身份。這個家族裏曾出過衆多著名人物,包括貢嘎縣古老的多吉紮寺的兩位活佛,大學者班禅·羅桑益西和原西藏嘎夏政府的噶倫,最後一位即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四位孜本之一,朗色林·班覺久美。[詳細]

 

貴族生活的活標本

  除了學習印度傳來的英國生活方式,當時的貴族以在莊園林卡中種植各種樹木爲時尚。郎色林一家曾經數次從印度購買樹種,驅趕著馬幫、牦牛的運輸隊要渡過炎熱的恒河、翻過冰天雪地的喜馬拉雅山,一路跋涉數千公裏,才能回到藏區。[詳細]

帕拉庄园:昔日贵族庄园 “诉说”西藏变迁 

 
 

帕拉莊園:西藏農奴社會的現代記憶

  從江孜縣城西南方向出來,驅車四五公裏即至班覺倫布村,帕拉莊園就隱沒在這村落之中。作爲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舊西藏三大領主貴族莊園,它留存著西藏民主改革前的那段曆史記憶,向人們述說著農奴與農奴主之間天壤之別的生活。莊園共有房間87間,包括貴客廳、議事廳、經堂、臥室、日光房等。高大的莊園大門斜對面,就是一個低矮的農奴院。[詳細]

  如今,農奴們早已翻身做了

主人,昔日農奴們的悲慘生活已

成爲曆史,唯獨留下了一座帕拉

莊園,向世人訴說著舊西藏貴族

和農奴的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

昔日贵族庄园 “诉说”西藏变迁

  37座莊園、12個牧場、3000多名農奴供使喚,喝法國的紅酒、抽印度的香煙;150平方米奴隸院住著60多名農奴,每人每天一勺糌粑,衣不蔽體食不果腹--這是60年前西藏的貴族和農奴生活的真實對比。[詳細]

 

帕拉莊園:舊西藏農奴制的縮影

  在江孜縣江熱鄉班覺倫布村,西藏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農奴主貴族莊園——帕拉莊園坐落于此。在舊西藏,三大領主占據著95%以上的土地和生産資料。帕拉莊園正是這三大領主奢華生活、農奴血淚史的一個縮影。[詳細]

霍爾康莊園:留存在甲瑪的萬戶侯記憶 

 
 

古老莊園

  “‘霍爾’是藏族人對蒙古人的稱呼。霍爾康家族這支蒙古血脈在200多年前遷移到今天的甲瑪鄉赤康村。而‘赤康’翻譯成漢語就是‘一萬’的意思,赤康村也被稱爲‘萬戶府’。當時西藏曾被分爲十三個萬戶,赤康村就是總管十三萬戶的萬戶長的駐錫地,後來爲霍爾康家族所有。”[詳細]

  霍爾康家族中最爲現代人所

熟識的恐怕就是爲西藏和平解放

及民主改革等做出重大貢獻的阿

沛·阿旺晉美了。霍爾康莊園見

證了阿沛·阿旺晉美人生中最快

樂的童年時光。

 

昔日輝煌

  在墨竹工卡縣甲瑪鄉有一處甲瑪景區,這裏最重要的景點除了松贊幹布紀念館,就是西藏霍爾康莊園了。坐落在莊園遺址上的古老城牆仿佛在向今日的遊人訴說著塵封的曆史。昔日莊園的輝煌從那些殘存的建築中依然可見一斑。[詳細]

 

旅遊勝地

  如今的霍爾康莊園不再是當年烜赫一時的萬戶侯駐錫地,曆史的沈澱賦予它別樣的美感,配合上現代化的展館、餐廳、賓館等配套設施,這裏被打造成別具韻味的旅遊景點。在霍爾康莊園景區內,遊客可以進行豐富的文化體驗。[詳細]

凱松莊園:從貴族莊園到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 

 
 

雅砻河谷的幸福村

  42年前的春天,凱松莊園的400多個農奴自發成立了西藏第一個農民協會。在共産黨領導下,百萬農奴摧毀封建農奴制度的民主改革,就從這個小小的村落拉開了序幕。從沒有人身自由到當家作主,從淚水漣漣的淒慘日子到歡聲笑語的紅火生活,從目不識丁到追求現化文明,一代代凱松人生活的變遷,濃縮了西藏半個世紀的滄桑。[詳細]

    从昔日农奴主的庄园到如今

繁榮穩定、欣欣向榮的新凱松,

這是西藏農村發展進步的一個縮

影,更是西藏人民在黨的領導下

,邁向小康幸福之路的真實寫照。

 

克松村邊巴次仁的“格巴桑波”

  在邊巴次仁的回憶裏,莊園主權利“實在太大”了,“他們有監獄,不聽話的人就被動用刑罰鞭打,甚至處死。我們只有幹活才能生存,而我們沒有房子、沒有田,吃不飽、穿不暖,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詳細]

 

西藏農村發展進步的一個縮影

  “貴族的太陽落下去了,我們的太陽升上來了!”1959年,西藏實行民主改革,凱松村村民第一次擁有了屬于自己的財産。于是,凱松人把這句話寫入了曆史,凱松成了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詳細]

阿沛庄园:古老莊園展新颜 

 
 

神奇的傳說

  傳說,在公元7世紀前後,吐蕃第七代首領直貢贊普被殺後,夏赤、聶赤和恰赤3位王子逃到了工布地區。爲了尋找安身之地,他們向天祈禱,聶赤朝天上射了一箭,箭頭落在了阿沛莊園修建的地方。于是,聶赤喜悅地說了一聲:“阿沛。”意思是“命運把我安排在了這裏”。于是,就在此建造了莊園。[詳細]

  盡管過去那宏偉壯觀的場景

已不複存在了,但村民至今仍以

阿沛·阿旺晉美而驕傲和自豪。

經曆了風雨洗禮後,阿沛村家家

戶戶都過上了幸福生活。

曆史的禮贊

  索朗多布傑說:“當年,我作爲阿沛·阿旺晉美的私人秘書和侍衛隨同阿沛·阿旺晉美前往北京,耳聞目睹了‘十七條協議’的談判和簽訂,親眼目睹了新西藏的發展變化。”[詳細]

 

幸福的生活

  走進阿沛新村,一排排高大寬敞的兩層藏式樓房漂亮整潔、裝飾一新,在高高飄揚的國旗下顯得格外豪華和氣派;家家戶戶的房前屋後都種滿了奇花異草和各種果樹,點綴著美麗的家園,吸引著南來北往的遊客。[詳細]

结束语

藏族的一首民歌中唱到“高高的喜馬拉雅山,堆的是農奴的白骨;滾滾的雅魯藏布江,流的是農奴的血淚”,就真實地反映了奴隸所遭受的苦難。42年前,一場變革改變了這一切。“民主改革帶來最大的變化就是我們這些在莊園主眼裏牲口不如的奴隸,真正成了主人。”從沒有人身自由到當家作主,從淚水漣漣的淒慘日子到歡聲笑語的紅火生活,從目不識丁到追求現化文明,昔日貴族莊園農奴的生活變遷,濃縮了西藏半個世紀的滄桑。

  本期责编:翟新颖 录入:翟新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