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即时新聞 > 博覽

“清算運動”能改變美國的金錢政治嗎

发布时间:2021-02-13 08:52:00来源: 央视新聞客户端

  环球深观察丨“清算運動”能改變美國的金錢政治嗎

  2020年美國大選創曆史新高的燒錢規模讓世人瞠目結舌,也讓充滿銅臭氣的美式民主本質再次暴露無遺。眼下,距離1月6日沖擊國會事件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特朗普彈劾案也已開審,但伴隨這一切的所謂“政治清算”能否改變美國的金錢政治本質?多家美國媒體給出的結論並不樂觀。

  難畫句號的政治獻金

  一個盡人皆知的說法是:金錢是美國政治制度的潤滑劑。

  在美國從事政治活動,時刻都離不開金錢。因此,籌款成爲所有美國政客的首要任務。長期以來,美國對政治捐款的限制不斷放寬。到2014年,美聯邦最高法院的最新裁定幹脆取消了個人對聯邦候選人及政黨最高捐款額的上限。

  除直接向競選人提供政治捐款外,美國富人和企業還可以通過代表某利益集團的所謂“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PACs)進行政治捐贈。根據美國法律,PACs以獨立運作的方式發動宣傳攻勢,支持或反對某個競選人,且所接受捐款沒有金額限制。美國選舉費用連年水漲船高,正是利益集團“合法合規”籠絡候選人的結果。

  不過,今年1月美國國會遭暴力沖擊後,數百家美國大公司爲維護自身形象,紛紛與那些抵制大選結果的共和黨議員“劃清界線”,包括暫停向他們提供政治捐款。然而美國媒體指出,很少有公司公開表示會終止這種捐款。盡管沖擊國會事件看起來像是一個轉變的契機,但實際上這種轉變很可能是短暫的。

  複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沈逸指出,美式民主構建了一套政治捐獻和遊說制度,公開允許利益集團用金錢去交換非集體的政策。因此,現在美國企業這種所謂的“政治清算”不可能改變美國金錢政治的本質。

  沈逸:“資本的力量在選舉政治和政治權力競爭過程中無節制擴張,無形中推高了選舉的成本和制度運行的成本。無論政客在競選中喊出怎樣的口號,事實上大量的收益事後會通過公共政策被轉移到最富有的0.1%的這部分人身上。”

  以美國醫療體系爲例,全球銷量最高的5種處方藥在美國的售價遠高于其他國家。高藥價給美國低收入人群、特別是無力購買醫療保險的人群帶來了災難性影響。而同時,醫療相關利益集團卻擁有年均花費約5億美元的全美最大遊說團隊。它們將賺取的利潤用作政治獻金,以便讓醫療立法及相關政策走向符合自身利益。這也是長期以來美國醫療體系無法實行刮骨療傷式改革的重要原因。

  在美國,政治遊說幾乎被視爲“合法的賄賂”,讓富人擁有了更強大的政治影響力。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羅伯特·萊克認爲,要改變這一不平等現狀,需要從選舉制度等方面進行根本性變革。

  羅伯特·萊克:“(解決這一難題的)一個辦法就是爲選舉提供公共財政支持,同時要讓最高法院明白,金錢政治和遊說團體正在扭曲普通民衆發聲的渠道,絕大多數人表達真實意願的聲音都被少數利益集團蓋過了。”

  不過,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張騰軍認爲,實現這一“真正變革”的希望渺茫,因爲利益集團已經與依靠其輸血的美國政客形成利益共同體。

  張騰軍:“這些利益集團與美國政客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們不斷遊說政客,給政客及其所在的選區輸送利益,這就使得美國政客會聽命于這些利益集團。所以推行改革的過程中,這些政客多數是站在利益集團這邊的。”

  旋轉不停的旋轉門

  在美國,政治體制的運轉與金錢密不可分,聯邦政府與利益集團之間的權錢勾連只隔著一扇“旋轉門”。這種“旋轉門”現象近年來愈演愈烈,首先表現在商業巨頭等利益集團經常向美國政府輸送高官,以影響政府的政策取向。

  比如,在特朗普政府任內,國防部長埃斯珀和財政部長姆努欽等人就來自軍工巨頭或是華爾街投行這樣的大“金主”。

  相應地,美國政府高官離職後也會利用任內積累的人脈資源,在知名企業、智庫、律師事務所等私營機構找到薪水豐厚或具有影響力的職位。比如,被美媒稱爲“史上最差國務卿”的蓬佩奧卸任後就加入了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

  與蓬佩奧相似,不少下台的特朗普政府高官,如前國防部長馬蒂斯、前能源部長佩裏、前內政部長津克等人,都迅速完成了在各個私營機構的“再就業”。

  至于这样的利益互换和权钱勾连有没有可能终结,或许美国国会参议院前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的一番“直言”可以作为答案:“美国政治中最重要的三个词就是cash on hand(手头有钱)。”美国消费者新聞与商业频道(CNBC)网站文章对此解释称,这是因为一般来说,花最多钱的候选人在85%到95%的情况下都会获胜。

  CNBC的文章指出,美國企業通過“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PACs)爲政客們增加了每次選舉中籌集的資金總額,從而稀釋了其他人的聲音。如果一個公司可以通過PACs給一個政客數百萬美元,那麽這個自私自利的政客肯定會優先考慮這家公司和它的觀點,而不是政客所代表的選民的觀點。“這破壞了我們的民主,也許這就是爲什麽72%的選民都希望兩黨減少金錢對政治的影響”。

  张腾军进一步指出,金钱政治严重腐蚀了美国政治生態,让普通民众对政治失去信心,其带来的负面影响广泛而深入。

  張騰軍:“金錢政治已成爲美國少數寡頭的金錢遊戲,最後競選的結果實際上是各個利益集團之間交易的産物。這從本質上削弱了下一屆政府上台後有針對性地解決美國現存問題的能力。另一方面,民衆感到自己的聲音越來越不會被代表,從而對美國制度的信心不斷下降,這又使美式民主本身受到嚴重挑戰。”

(责编: 王东)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