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援藏

援藏人的心湖

发布时间:2021-02-01 11:08:00来源: 工人日报社

  藏東昌都邊壩縣有處著名的三色湖,遊者慕名前來,沈醉之中,慨歎米芾詩裏“千古漣漪清絕地”。如果說白、黃、黑三湖,是一顆顆鑲嵌在雪域高原上的明珠,那麽,在你走近並望見援藏幹部的心湖後,亦當爲之注目。

  對口援藏走過24個年頭後,第九批援藏隊從四面八方如期開來“換防”。不到一個月,就傳出有隊員犧牲的不幸消息,還在適應高原反應的福建援藏隊,上自領隊,下到深紮縣裏的隊員,能無心理陰影?沈甸甸的使命卻教他們義無反顧地承前啓後。他們錄制的快閃《我和我的祖國》,無疑也是另一份“回答”:播撒我的情獻出我的愛,在神聖的雪域高原烙下無怨無悔的印迹。

  這支來自東海之濱的援藏隊,包含支教、短期技術援藏人員在內,有92人。他們火一般聚在昌都後,又星星點點地分布在了八宿、洛隆、邊壩、左貢等地。三年一千來個日夜置于個人生命中,不長也不短;放進山河歲月裏,可就是彈指一揮間了。只是這個短和長、輕和重,不由時間作權衡,而由使命稱斤兩,如此融在舉世關注的接力賽中,彙入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時代洪流裏,能不在大江大河的歌以詠志、天上的星星參北鬥中,萬古不磨?!

  領隊魏東進藏幾天就把臉曬成了古銅色,每每和隊友們唱響《心中的昌都》這首歌時,眼眶裏總不免有熱淚。這個情感豐盈的領導卻不願談自己,而把鮮花和掌聲留給隊友。他的心裏住著一個又一個隊友,眼裏有他們一個個來回奔波的縮影:年過五旬的阙處長,早早地在第四批就援過藏,這次自稱“老夫聊發少年狂,隨風直到藏東南”,接受更大的使命和挑戰;三十出頭的小林進藏兩周,下鄉檢查工地的途中因爲高原反應,全身發麻,呼吸困難,緊急送到醫院搶救,脫險後根本不當一回事。他們帶著使命站在了一個隨時可能是災難與死亡的地方,無暇顧及喧鬧的世界,甚至是遠方的親人,遇險時總樂觀地說自己命硬,災難始終要慢一步。

  在洛隆縣,我聽王副縣長說起,有一次他接到急令要趕往拉薩,飛機已指望不上,便連夜從縣城驅車18個小時,路經那曲一段無人區時,出現強烈高反,恰見前方點點亮光,還以爲是藏族民衆夜行的小燈泡,直至司機一聲驚叫,才知是狼群圍了過來。還有一次下鄉,上山時路還好好的,下山時突遭塌方,半山腰上進退維谷,是當地百姓想盡辦法讓他們脫險。

  面對大美不言的風景,你或許可以不動凡心,面對至善無形的人心,你不受感動,那要此心何用?!

  包括福建省在內的一期期對口援藏,猶如一次次不掉鏈子的換崗,在一張藍圖繪到底的相同使命下,謀篇布局,讓腳下這片土地更有福氣。壯麗的山河,無私的天地,誠樸的人民,分別給了他們嚴格的考評和檢閱:福建省對口支援的四個縣全部成功地退出貧困縣。

  不是每一只雄鷹都能飛越雪山。這些放棄安逸和幸福而肩負使命、解民憂惠民生的援藏人啊,比常人更能理解生命的意義,知道爲什麽活著和怎樣去活,在變幻莫測的命運面前更懂得心理的平衡,哪怕是懷著某個名利而來,塵俗之心也將被悄無聲息地洗淨,每天面對太陽照常的升起和西沈,面對不畏天高不礙飛行的野雲,面對那一雙雙仍然無憂無慮烏亮烏亮的眼睛,能不爲曾經的患得患失而息心?爲熱衷過的锱铢必較而歇鞍?

  一位奔走于扶貧一线的援藏干部近乎浪漫地说,三年中难保自己不牺牲,多年之后或许就以化石形式复活,那我一定会把诉说我们与这片神奇土地的奇缘当成另一场使命。

  是的,援藏人不管理不理會生死的無常,都莫不強調一次援藏行一生援藏情,直把他鄉當故鄉;不管理不理會生命的意義在不可知中完滿其生存,都能比我們更爲透徹地理解“治國必治邊,治邊必穩藏”的現實意義,並對腳下這片守望的土地了然入懷。

  雪域高原的動物、植物,肅穆安靜時的儀態,讓人震驚和憐愛,連著湖光山色教我樂不思蜀。援藏人的心湖也讓我流連忘返,讓我思考何爲使命,何爲虛無,又何以崇高。遙望江湖和雪山,我不覺心止如水中,也想到心止即岸,想及“心止念絕真富貴,私欲斷盡真福田”的哲理。這世間有多少人啊,沈睡的心靈能被一些天籁之音喚醒,有涯的人生因爲經過這雪山高原、遼闊草地而變得一望無際,我能是其中之一嗎?

  援藏幹部來了,西藏什麽都在變,生機勃發,綻放新輝。大不過天地,變不過四時,但他們要拗過天,在四時變化中只爭朝夕改天換地。這樣的使命從上個世紀傳遞到現在,在世界看來,堅定執著中走過的何其是七十二拐、九十九道彎,改變曆史、激蕩風雷的使命,比天路還要悠長,比生命還要綿延!

  在世界海拔第二高的邦達機場系上哈達,在藍得純粹的天空下,從汽車肆意奔馳的廣闊草原,到小心翼翼穿越的深溝峽谷,我的行囊裏裝入了一個個驚險、動人心魄的過往故事,也記錄下一阙阙正在激情書寫的援藏樂章。在風吹雨打曬我一臉小麥膚色時,我在辨聽古寺裏傳出的悠揚鍾聲,鍋莊舞會飄蕩的笑語歡歌,它們是使命的伴奏呢。

  清風自來萦繞在我的耳邊,遏雲裂帛回響在海拔四五千米的天空。

(责编: 常邦丽)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