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文化

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舞者” 拉巴扎西:如风一般 舞随心动

郑璐 袁海霞 拉巴卓玛 发布时间:2019-12-24 09:39:00来源: 西藏日报


拉巴紮西在四川涼山表演彜族舞蹈《生在火塘邊》。該舞蹈獲得全國“荷花獎”金獎。


生活中的拉巴紮西。


拉巴紮西在新加坡表演《覺》。

  水瓶座屬于風象星座,聰慧、理性,善于思考,崇尚自由。

  近日,記者就認識了這樣一位水瓶座的男孩,輪廓分明的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清澈的眼眸熠熠生輝,他叫拉巴紮西。

  拉巴扎西自幼喜欢舞蹈,2004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学习舞蹈表演;2006年毕业后担任西藏日喀则民族艺术团首席演员;2009年考入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深入学习和研究民族舞蹈创作和表演;2014年开始创作多元素舞蹈剧场,成功转型成为了一名藏族青年舞蹈家兼编导。曾获得第七届中国舞蹈“荷花奖”现代舞表演铜奖,第十届文华艺术奖“桃李杯”舞蹈比赛表演银奖,第九届韩国首尔国际舞蹈大赛金奖,第四届少数民族汇演最佳男演员奖和舞剧金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文化艺术贡献奖,2018国家大剧院艺术殿堂特邀艺术家,第十一届“荷花奖”舞剧比赛金奖,第十一届“荷花奖”民族民间舞剧金奖,2019年荣获第十六届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大奖。主演舞剧有:《玉树不会忘记》《格桑花茉莉花》《香巴拉》《天境祁连》《觉》《最美庄园》《呦呦鹿鸣》《大禹》《天路》等。主要作品有:《静静的玛尼石》《江孜 1904》《逝去的故土》《巴人》《寻》《网》等。创作作品有:《寻》《逝去的故土》《牦牛》《落》《殇》等。他还担任西藏大型传统歌舞剧《最美庄园》总导演、编剧,青海大型室内歌舞情景剧《天境祁连》执行导演、主演,西藏当雄当吉仁赛马艺术节总导演、策划,2017年西藏电视台藏历春节联欢晚会舞蹈总监,2018年西藏安多格拉丹东赛马艺术节导演、策划。

  拉巴扎西告诉记者,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他有过彷徨。那是在排练《江孜1904》的日子里,当时拉萨与日喀则还没有通火车,他每天要坐5个多小时的汽车来拉萨排练。奔波的疲劳,也让拉巴扎西陷入深思。“我11岁就离开学校专门学习舞蹈,对文化课学习的长期匮乏,让我突然陷入了恐慌——只有对舞蹈的一腔热血,但是理論知识严重短缺,长此以往,会让我以后的舞蹈之路越来越狭窄,于是决定改变现状,为未来拼搏一把。”

  2008年,拉巴紮西通過自學,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狂補文化課,之後參加全國高考,最終如願考上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經過幾年的專業學習,慢慢樹立信心。因爲在他看來,一定要盡力做一名完善的舞者。

  拉巴紮西認爲,一個好的舞蹈演員,必須要有成功的作品,同時更要對舞蹈藝術抱有一顆敬畏之心。因此,無論是擔任舞蹈劇場《幸福在路上》、舞劇《玉樹不會忘記》的男主演,還是之後與藏族題材相關的舞劇、舞蹈劇場、情景歌舞劇作品《香巴拉》《幸福在路上》《天境祁連》,還有《靜靜的瑪尼石》《江孜1904》《逝去的故土》《巴人》《尋》《網》《牦牛》《落》《殇》等他表演和創作的小作品,他都在全力以赴,希望通過自己的肢體語言來充分表達出每一部作品想表現的情感、內涵。

  拉巴紮西出演的第一部舞劇作品名爲《玉樹不會忘記》。“編導色尕老師不但邀請了很多青海玉樹的民間舞蹈專家、藝人到北京,給大家手把手地教,讓我們盡快掌握康巴地區藏族舞蹈純正的風格,而且第一次接觸到舞劇,包括戲劇裏面的矛盾沖突、人物性格的設定,學到了很多東西。”

  舞台需要“多元”

  說起最難忘的作品,那便是《覺》。

  拉巴紮西說:“簡單、純淨、孤獨、溫暖,是《覺》的全部。需要回歸農牧區去實踐和采風。”

  2015年,拉巴紮西擔任《覺》的編劇和導演,陸續在青海、四川、西藏、甘肅、雲南等地進行采風。在尋找不同藏區文化元素和對西藏傳統藝術的實踐與學習的過程中,萌發出很多自己對形體藝術更加深入的體會與認知。“《覺》在吸取傳統舞蹈之精華的同時,納入了宗教美學的概念。它簡單安靜卻不失藏族人民本我的信仰與內涵,揭示了生命不一樣的美。在呼吸之間,有了動靜之分。”

  後來,《覺》這部作品在北京戲劇節上映時受到觀衆高度好評。拉巴紮西說,關于《覺》,更多的是一種嘗試與實踐。“其實我想自己先親身體驗一下,之前並沒有刻意將藏族傳統文化的形式作爲這個作品想要表達的核心。我放下了一些傳統的表達方式,將更多元素和情感表現在歌舞方面,甚至主人公的每一個神情、一呼一吸,一動一靜,都是這部作品的實質,我更想以一種當代的藝術視角來解構藏族群衆的內在精神。”

  在拉巴紮西看來,《覺》更多強調的是豐富的肢體動作。在做這部具有時代性、文化內蘊的藝術作品時,他更多關注的是當下的現狀和差異。他說,或許是因爲從小生活在西藏那樣一種相對閉塞的環境裏,當時間慢慢將地域的局限拓寬時,才發現地域的差異決定了人群的社會性。“我們身處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經濟的發展、城市的浮躁繁華、躁動不安的人群,更需要那一份沈靜和信仰的。所以,《覺》以當代的社會視角切入到西藏人民的那份純粹與甯靜的內心與追尋,從另一個角度來審視當下,這應該是一次生命的感悟或者是一種從某種空間上去定義生命需要平衡、更需要尊重。”

  越努力越幸運

  拉巴紮西告訴記者,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後,他並沒有回到家鄉或者進入文工團,不願按部就班地生活,只想奔赴心中的舞蹈夢想,他一直遊走並沈浸于舞蹈世界並樂此不疲。每年放假回到家鄉,他都會給日喀則歌舞團排一部作品。2014年大學畢業後也不例外,他推出了一個反應西藏農耕文化的作品《最美莊園》。雖然在專業院校系統地學習了民族民間舞蹈,但他卻不想打上“藏族民族民間舞蹈”的標簽和烙印,開始輾轉北京現代舞團、北京雷動天下現代舞團等知名現代舞團學習現代舞編導技法。

  或許是性格使然,他本人更喜歡現代舞的無拘無束,沒有太多限制,可以毫不保留地呈現表達出自己的藝術主張,無論肢體表達還是戲劇結構。2014年,拉巴紮西成爲了一名獨立的舞者兼編導,留在北京鞏固和發展自己的舞蹈藝術事業,組建了自己的舞蹈團隊和工作室,成爲北京多元素舞蹈劇場創始人,這是第一支活躍在北京的藏族舞蹈團。他帶領團隊成員,用不服輸的堅定信念、用強勁實力和舞姿,征服了諸多觀衆,並斬獲許多大獎。他說,文化需要傳承,除非它無任何意義,就如同草原沒了草,一切也就沒有了“歸宿”。形式和表達只是媒介,目的在于“留下”。

  采訪接近尾聲的時候,拉巴紮西不禁感慨:“我是幸運的。爸爸媽媽都是教師,姐姐是醫生,我在溫暖融洽的家庭長大,他們讓我學會獨立思考和自立自強,非常感謝我的家人,他們的支持、理解、鼓勵和包容,是我前行的動力。”

  说起对未来另一半的憧憬,拉巴扎西笑着说,一切随缘。“如果将来找女朋友甚至结婚、成家,我都不会给对方贴上任何标签。美好的感情,可遇不可求,就像跳舞一样,随心就好。只要三观契合,相处舒心,彼此能够相互理解,那便是最好的缘分。当下我能做的,就是不断完善自身,继续做喜欢的事,为美好的明天而努力。我相信,越努力越幸運!”

(责编: 陈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