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名家專欄

當年一個北大教授對紅軍長征在四川甘孜的珍貴記錄

喜饒尼瑪 发布时间:2019-12-23 08:22:00来源: 中國西藏網

  白雲蒼狗,日月輪回,多少煙雨風塵已消逝在時光的足迹中。但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經過現在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時,模範執行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各族人民支持和擁護的故事至今仍傳頌在當地群衆中。

  當年在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下,不少報刊對紅軍多有不實之報道,甚至汙蔑攻擊。盡管如此,我們還是仍可以從不同角度看到紅軍在長征途中紀律如鐵贏得民心的史實,這些史實也將永遠在曆史的記憶中留存。

  北京大学著名化学教授曾昭抡在上世纪30年代曾与同仁在今天的四川甘孜(当时称为“西康”)一带进行科学考察。曾昭抡不仅学问做得好,且被称为写日记最有条理也最有毅力的人。他们到西康时,红军刚刚离开这里。很多耳闻目染的事自然都反映在了他的日记中。之后,他于40年代在《大公报》发表的《西康日记》 中详细记载了这段特殊的见闻,并有独特深刻的思考。日记中,他谈到在西康的遭遇:

  “我們小小十來個人的科學考察團體,通過西康的時候,在交通、糧食、住宿各方面,曾經感覺過重大的困難,這樣一想,在這荒野的地方用兵,的確是有幾乎不可克服的艱難。”在這樣的感歎後,我們很快看到他對萬余紅軍在康區事迹的記載。


图为曾昭抡名言 图片来源:科普中国

  他在日記中提到:

  雖然紅軍因被國民黨軍隊追擊,在西康境內滯留的時間很短,但是他們給當地民衆留下的印象,非常地深。尤其是後一次,因爲所走的是大道,西康藏族人對他們的回憶,更加令人感動。我們這次走過西康,在好幾處地方,和不同的人談話。結果不論是哪個民族的人,都說這裏的民衆對于紅軍,毫無惡感,有的反而有好感。

  曾昭掄等人詳細研究這事後,得出的結論是:工農紅軍之所以受各族群衆歡迎,還是在于他們政策性強。如由麗江到巴塘、理塘這條路,要算西康旅行當中比較艱難的一條。但是紅軍大部隊通過,毫無困難。據說他們貫徹落實相關政策,把沿途的僧人全聯絡好了,僧人們替他們備好軍米。曾昭掄教授對紅軍的糧食供應非常關注,在日記中特別提到米在西康是非常難得的東西。

  他還提到紅軍到了任何地方,不但秋毫無犯,還買賣公平。

  曾昭掄教授認爲“這樣一來,本地百姓當然是歌功頌德。事先有一部分康人,因爲害怕紅軍,將家中所存的糧食和各種物品,寄存在喇嘛那裏,自己便先行逃走。事過以後,回來一看,存在喇嘛那裏的東西,一部分已經損失,卻敢怒而不敢言。同時其它的人,把東西丟在家裏,不管人是不是仍留家中,事後人財均毫無損失。幾千年來康人對于喇嘛的極端信仰,這番第一次略微發生了一點動搖”。

  當年,曾昭掄教授不僅在日記中記下自己的見聞,還公開發表,足見其勇氣,也爲後人留下了珍貴的記憶。


图为《曾昭抡日记》书影 图片来源:中国国家图书馆官方网站

  曾昭抡教授日记中的这段史实,丰富了我们对红军长征在现在的四川省甘孜州的研究,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工农红军与藏族民众的关系,也进一步理解红军为什么在物资贫乏,气候多变的高原能够站住脚,最终突破重围,北上抗日。这样的历史细节,让人感慨不已。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为什么对藏族人民在红军长征中给予的贡献难以忘怀了。 (中國西藏網 特约撰稿人/喜饒尼瑪)

  

(责编: 陈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