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西遷精神”與“老西藏精神”的內在聯系

趙國棟 发布时间:2019-12-17 09:32:00来源: 中國西藏網

  2017年12月11日,中央辦公廳向陝西省委傳達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其中提到:希望西安交通大學師生傳承好西遷精神,爲西部發展、國家建設奉獻智慧和力量。那麽,何爲“西遷精神”呢?

  20世紀50年代初期,黨中央根據我國東南沿海緊張的周邊形勢,提出了合理布局與建設內地高校的決策,適應“根據西北工業基地建設的要求和國防形勢”的要求,交通大學從上海遷往西安,周恩來總理親自領導了交通大學的西遷工作。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在上海、陝西全力支持下,1958年暑期實現了主體西遷的目標。2005年12月6日,經西安交通大學黨委審議,將“西遷精神”概括爲“胸懷大局、無私奉獻、弘揚傳統、艱苦創業”16個字。  


图为周恩来总理批准交通大学迁校调整方案的函件(交大西迁博物馆藏) 摄影:趙國棟

  “老西藏精神”指的是自1950年初以來,在和平解放西藏、建設西藏的偉大曆程中,以駐藏部隊爲主體,與地方赴藏幹部和西藏各族人民群衆一道形成的一種精神傳統,其主要內容爲:“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老西藏精神”最集中體現于“進藏英雄先遣連”和十八軍解放和建設西藏的過程中。

  表面上看,“西遷精神”與“老西藏精神”之間仿佛有著明顯的區別,比如前者主要發生于教育界,與國家工業化建設和人才培養密切相關,交大西遷爲西部建設培養了大量人才,鍛煉了青年建設者;而後者則主要形成于解放和建設西藏的過程中,主體是人民軍隊,並包括支援西藏建設的幹部和西藏各族群衆。前者主要發生于上海與西安之間,後者主要形成于西藏。  


图为先遣连战士保存下来的徽章(阿里军史馆藏)摄影:趙國棟

  雖然二者産生于不同的領域,看似存在著許多差別,但它們之間卻有著內在的聯系。

  第一,兩種精神都以祖國至上,國家的解放與建設是共同的追求。從發生的時代背景看,二者均發生于2050年代,當時正處于進一步實現全國解放並建設社會主義國家時期,這是當時最大的大局。服從國家戰略大局,尤其是快速推進工業化建設、爲中西部地區培養大批工業化人才的需要,交通大學從條件優越的上海遷址到條件十分艱苦的西安,湧現出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據西安交通大學的老教授介紹,西遷時全校只有1名陝西籍的教務人員,而學生均來自南方。一位學生寫的詩中說道:“到西北去,到西北去,我一定要到西北去;寒冷動不了我的心潮,北風吹不散我建設祖國的熱情!”而先遣連、十八軍把解放西藏、建設西藏放在第一位,克服生活和身體上極大的挑戰紮根雪域。先遣連共由136人組成,他們在極端惡劣、艱苦的自然環境中開展工作,在二百七十多天中,有63名同志壯烈犧牲。當張國華將軍接到十八軍進藏的指示後,他在動員戰士們時說了這樣的話:“我帶著我的夫人,背著小女兒進藏。”然而,沒有等到正式出征,他的小女兒就不幸夭折。事實證明,任何困難也無法阻止他和十八軍挺進西藏。  


图为迁校初期的“草棚大礼堂”(交大西迁博物馆藏) 摄影:趙國棟

  第二,两种精神都体现和深刻践行了党和人民的意志。有效保证国家的战略安全、快速推进工业化进程,以最有效的方式解放和建设西藏,这些都体现了当时党和人民的意志。为了实现党和人民的意志,交大师生和先遣连、十八军以及西藏的建设者们克服了重重困难,不懈地奋斗着。身为“中国电机之父”的国家一级教授钟兆琳先生安顿好生病的妻子,只身从上海来到条件十分艰苦的大西北。还有周惠久院士义无反顾地奔赴西安,在西安创立的“多次冲击抗力理論”在生产中得到了广泛应用,并且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沈云扉先生西迁时已经66岁了,他说,学生走到哪里,他就去哪里。他在《忆江南》中写道:“长安好,建设待支援,十万健儿湖海气,吴侬软语满街喧,何必忆江南。”表达了热爱大西北、建设大西北、奉献大西北的浓烈情感。在十八军进入西藏之前,毛泽东同志指出:“去西藏对个人来讲,一点好处也没有,但大有益于国家民族。”先遣连和十八军一直秉持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的信念,即使在最艰苦的岁月里,他们以野菜、草根、地鼠充饥,也不动群众的一草一木。为了能更好地处理与西藏各族群众的关系,入藏战士们每人一册《进军守则》,认真学习藏族群众的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所以一路上受到了群众们的欢迎,并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了军民鱼水深情。  


图为沈云扉先生所作《忆江南》(交大西迁博物馆藏)摄影:趙國棟

  第三,兩種精神都深刻體現了“人民創造曆史,幸福來自奮鬥”。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說:“廣大人民群衆堅持愛國奉獻,無怨無悔,讓我感到千千萬萬普通人最偉大,同時讓我感到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可以說兩種精神都是關于普通人的故事,充滿了默默奉獻和不懈奮鬥的氣質。據西安交通大學宣傳部的同志介紹,遷到西安的中青年教師中成長起來的兩院院士有周惠久、陳學俊、姚姚熹等9位,遷校(1955-1959年就讀)學生中成長起來的兩院院士有李伯虎、陳國良、李鶴林等10位,遷校師生中成長起來的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國家級教學名師有塗銘旌、孟慶集、蔣正華等14名。而在西藏,先遣連的同志和他們的後人們用忠誠和信念譜寫著一首首人生之歌。來自西藏阿裏普蘭縣的石努平措和他的叔叔——80多歲的其美老人都是“老西藏精神”的傳承者,他們都曾是“紮西崗邊防連”的一名普通戰士,在艱苦卓絕的環境中默默地保衛著祖國的疆土、保衛著人民的幸福,讓生命熠熠生輝。2013年1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簽署命令,授予紮西崗邊防連“雪域高原戍邊模範連”榮譽稱號。每年都有大批的如同高寶軍同志這樣,舍小家顧大家,從祖國各地奔赴西藏、紮根西藏的援藏幹部,用自己的智慧和雙手與西藏各族群衆一道創造著西藏更美好的明天。

  2018年1月9日,光明日報發表的評論《西遷精神永放光芒》中寫道:“……而交通大學的西遷精神承前啓後、卓然而立。它與革命時期的紅船精神、井岡山精神、延安精神、張思德精神、西柏坡精神,以及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大慶精神、紅旗渠精神、焦裕祿精神等等,共同形成了中國共産黨的精神譜系,成爲中華民族精神脊梁中光芒萬丈的一段。”這概括了“西遷精神”和“老西藏精神”的共同本質,也統攝了筆者以上所談的三點內在聯系,即它們都是中國共産黨的精神譜系以及中華民族精神脊梁的有機組成部分。

  在交通大學校黨委決定西遷期間,出現了入黨積極分子大量增加的現象,列入發展計劃的情況如下:1956人,1957年17人,1958年15人,1959年15人。十八軍在給毛主席寫的決心書中說:“我們決心愉快地參加到這一艱苦鬥爭中去。如果需要,我們願終身爲西藏建設事業而奮鬥!”1951年2月,先遣連在阿裏最艱難的日子裏,包括生命垂危的黨員們向黨做出最莊嚴的宣誓:“只要還有一個人就要堅持到底,只要還有一個人就要把紅旗插到噶大克!”

  岁月留金,“交大西迁博物馆”和“进藏先遣连纪念馆”记录和再现了“西迁精神”和“老西藏精神”。作为党的精神谱系和中华民族精神脊梁的有机组成部分,它们被一代代传承着,并激励和鼓舞着一代代人为了更美好的未来,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着。(中國西藏網 文/趙國棟)

(责编: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藏茶之旅(五):榮耀的雅安茶廠之茶葉

    雖然西藏是藏茶的最主要供給地,但要說起目前保存較爲完好的曆史上的藏茶珍品,似乎西藏沒有哪家機構可以和雅安茶廠相媲美。[詳細]
  • 千年牛皮船

    西藏高原河流衆多,地形複雜,河床巨石沈積,河水湍急。爲適應這種自然環境,藏族人民創制了牛皮船。“江河再寬,有了皮船不難渡。流水再急,總在皮船底下流。”[詳細]
  • 国家公祭日:铭记历史 吾辈当自强

    今年是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82周年,今天是第六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悲痛的曆史告誡我們落後就要挨打的教訓;舉國祭奠提醒著我們和平的珍貴;今日的幸福鼓勵著我們,吾輩當自強。[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