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茶之旅(六):雅安藏茶的生産與加工

趙國棟 发布时间:2019-12-20 08:47:00来源: 中國西藏網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四川输入西藏茶叶的生产加工方法曾经引发了英印的极大兴趣,1905年3月11日,哈奇森作为他们的“特使”,从加尔各答乘坐一艘名为“格里高利?阿皮亚”(Gregory Apear)的轮船出发了,他于16日到达马来西亚的槟榔屿,19日到达新加坡,在那里转乘“中国皇后”号(Empress of China)轮船,并于4月1日到达上海。从上海沿长江而行抵达雅安,去探求藏茶的秘密。

  哈奇森在他1906年的报告《供应西藏的印度砖茶:四川任务报告》(Indian Brick Tea for Tibet:report on a mission to Su-chuan)中归纳了他发现的藏茶的生产加工要点,他共列出了19条,从茶树栽培的选址、茶树管理到采茶、焙火至篾包、标示商行等无所不包,对哈奇森而言,可能每一点都充满了新奇,但或许,他并没有发现藏茶生产加工更精细的工艺。


图为2019年雅安藏茶文化旅遊节上的各类藏茶产品 摄影:趙國棟

  據《雅安市志》中的相關記載,傳統雅安藏茶的加工工藝有傳統工藝與新工藝之分,二者均指粗制過程。傳統工藝主要包括18道工序,簡稱爲炒、三蒸三蹓、四紮堆、四曬茶、二揀梗、一篩分。新工藝約開始于20世紀70年代後,主要包括:一蒸、二揉、一發酵、二揀梗、二幹燥等八道工序。粗制茶未成型也未裝篾打包,不利于運輸,因此還需要進一步加工,這一過程稱爲精作或精制。經過沖包(按包分甑定量,倒入木架篾篼內,築壓成磚)、倒包(以草紙、黃紙和商標分甑包好,疊放入篾篼,加蓋封口,以長細篾條捆紮)即成爲了商品茶包。李朝貴先生在《藏茶》一書中把藏茶加工工藝歸結爲32道。


圖爲李朝貴、李耕冬先生所著《藏茶》書影(圖片來源于中國國家圖書館官方網站)

  歲月流轉,現存雅安藏茶的生産和加工是怎樣的狀態呢?筆者在雅安的調查似乎可以給我們很多啓示。

  雅安茶廠不但是一家有著悠久曆史的茶企,而且是一座雅安藏茶文化的博物館,陳列著各種各樣的珍貴藏茶以及各類生産加工原料。在“藏茶印象”展廳中,沿著200米的空中參觀走廊,存放著數年至數十年年份不等的藏茶原料,它們都是以藏茶的傳統技藝生産的。譬如“82撒面茶”産于1982年,産地海拔1200-1600米的蔡山(周公山)。在“藏茶密碼”展廳中,陳列著各種條茶和生産輔料,它們代表著生産工藝不斷改進的步伐。“80條茶”是1980年代生産的金尖和康磚茶,每條10公斤。“92條茶”是1992年生産的金尖和康磚茶,該茶在2013年香港拍賣成交價爲每條(10公斤/條)22.8萬港元。陳列的輔料包括2006年的茶果,2011年的紅苔綠梗,等等。


图为雅安茶厂“藏茶密码”展厅一角 摄影:趙國棟

  如果說我們從雅安茶廠感受到的還有些內斂含蓄,那麽“四川雅安市友誼茶葉有限公司”(即“兄弟友誼藏茶”)則更爲直觀地反映了藏茶生産加工上的變化。在兄弟友誼的藏茶生産加工譜系中,呈現了一種明顯的藏茶換代取向:第一代爲康磚,第二代爲金竹,第三代爲甘弘。康磚和金尖類采用的是緊壓式的大型茶包,一般康磚每磚重1斤,每條茶包共20塊茶磚,金尖則爲每磚重5斤,每條4磚。生産康磚的原料茶采摘于紅苔之上,工藝仍屬于傳統工藝。金竹是康磚、金尖的延續産品,形式爲小竹條包裝,原料采摘于青苔之上,工藝則是該公司的甘氏工藝。甘弘是第三代産品,原料采摘于舒葉之上,工藝也是其自有的甘氏工藝。主打産品和主導工藝的轉變顯示了兄弟友誼公司在藏茶上的不斷探索精神。


图为兄弟友谊公司的甘弘藏茶 摄影:趙國棟

  藏茶産業與技術的創新平台建設爲雅安藏茶的生産與加工提供了強大保證。“四川省藏茶産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是在四川省科技廳指導下的科技創新平台,專門針對的是藏茶産業和藏茶技術的研究與推廣,由四川農業大學、四川省茶葉産品質量監測中心和蒙頂山茶産業技術研究院主導建設,參與企業有雅安茶廠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吉祥茶業有限公司等8家企業。中心下設生産加工技術研究所、文化與品牌研究所等7個分支機構。在中心的參觀長廊裏,可以清楚看到藏茶的主要生産設備和工藝流程。

  還有“雅安市現代茶業科技中心”,位于“牛碾坪清鄉茶田度假區”內,那裏除了有關于“四川蒙頂山茶種植基地聯盟”的詳細介紹和展示外,還有“蒙頂山國家茶葉公園”的建設與導覽介紹。而最重要的是,那裏還有擔負著茶樹育種改良重任的“茶樹雜交育種園”,被稱爲“西南最大茶樹基因庫”。作爲2013年“4.20”蘆山地震災後重建重點項目,中心在建成後,引進了福鼎大白、烏牛早、龍井長葉等茶樹品種260余個,收集茶樹種質資源1100余個,加強對茶樹新品種和藏茶新技術的推廣和轉化,切切實實爲雅安茶樹種植、改良以及茶葉生産加工技術做出了貢獻。


图为“雅安市现代茶业科技中心” 摄影:趙國棟

  若把藏茶作爲一種文化來看,那麽無疑,它需要傳承,也需要創新;而若把藏茶作爲一種産業,那麽它也需要傳承,更需要創新。傳承和創新是文化、産業,更是文化産業發展的精義所在。

  在雅安,我們看到了,並且深刻感受了藏茶産品與工藝上的這一取向。雖然看似簡單,但其中無疑包含了數代雅安茶人們的艱辛探索和巨大付出。當我們毫不費力就能選到不同口感的藏茶,喝上讓人心靜神怡的茶湯時,或許,我們應該把最富情感的詞句送給那些爲了藏茶産品和工藝而默默奉獻的人們。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说:“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雅安茶人们虽然普通,但他们通过自己的双手奋斗出了越来越好的藏茶。奋斗,让藏茶走得更远,让茶人显得更美!(中國西藏網 文/趙國棟)

(责编: 郭爽)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