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宗教

去伪匡正 正信净信——从两起“假活佛”案件说起

发布时间:2021-02-03 08:47:00来源: 人民日报

  2020年,山東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分別對兩起“假活佛”案作出判決,主犯王興夫、楊洪臣分別因犯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等,被判處有期徒刑25年和18年。筆者作爲藏傳佛教學者,一直關注此類案件情況。總的感覺,兩起案件性質相似,王興夫、楊洪臣假冒藏傳佛教“活佛”身份,坑蒙拐騙,爲非作歹,其罪行之嚴重程度和影響之惡劣程度令人震驚。有關部門依法查處,將對不法分子形成極大震懾,有力維護了群衆的切身利益,維護了我國宗教的正常秩序。同時感到,近年來“活佛”“仁波切”廣受關注,發生這樣的案件並非偶然,既有少數宗教教職人員違背戒律,追名逐利,直接參與其中,也有不少信教群衆盲從盲信,對藏傳佛教缺乏基本的知識和鑒別能力,才給了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機,值得深思。

  依法管理活佛转世事务,维护藏传佛教正常秩序。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传承方式,形成于佛教本土化、中国化的过程中,除了宗教理論基础之外,本质上是解决宗教领袖宗教地位、政治经济权力继承问题的办法,并因此形成了活佛世系在寺庙和信教群众中的特殊影响。从元代以来,活佛转世制度都是中央政府管理西藏地方事务的重要内容,形成了一整套严谨而又严密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2007年,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明确活佛转世应当遵循的原则、具备的条件、履行的程序,为维护藏传佛教正常秩序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20年來,隨著交通事業特別是互聯網的飛速發展,西藏和涉藏州縣與內地的人員往來、信息交流不斷增多,藏傳佛教特別是活佛轉世在內地也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一些人認爲其神秘而神聖,産生了好感與親近之心,其中不乏有人以身心皈依、以巨資供養。但是,這種現象近年來不斷被不法分子利用,成爲他們斂財騙色的工具。以王興夫爲例,以向一座小寺廟布施爲誘餌,就搖身一變自封“活佛”,民族身份造假、宗教身份造假、活佛身份造假、宗教行爲造假,通過歪曲冒用藏傳佛教教法儀軌的手段,在十余年時間裏建立起涉及3000余人的邪教組織,編制歪理邪說對信徒進行精神控制,強奸婦女多人,非法斂財近2億元。從王興夫、楊洪臣假冒“活佛”犯罪獲刑,我們看到了宗教一旦被不法分子利用將會造成的巨大危害。爲信教群衆利益計,爲正常宗教秩序計,進一步依法加強對活佛轉世事務的管理勢在必行。

  信仰不能盲從,信徒要正信淨信。這類案件中最讓人痛心的,是很多對藏傳佛教感興趣的人甚至自認皈依的信徒,缺乏佛教的基本知識,缺乏辨別真假宗教教職人員的能力,甚至缺乏基于常識的自我保護意識。其實,佛教教義明確反對盲目信仰,尤其強調敬拜某位佛學導師時要加以甄別,先辨別其身份、觀察其言行,再決定是否去信仰。

  事實上,當前查詢藏傳佛教活佛真實身份渠道是暢通便捷的。自2010年開始,中國佛教協會統一制發“藏傳佛教活佛證”,成爲活佛合法身份的證明。2016年,“藏傳佛教活佛查詢系統”上線,1331名境內經政府批准活佛信息都已向全社會公布。這些信息,完全可以成爲人們甄別真假“活佛”的有力依據。但可惜的是,兩起案件中的“假活佛”標榜自己是某座藏傳佛教寺廟某個活佛系統的轉世時,“信徒”們既未上網進行查詢,也不向當地政府宗教事務部門求證,一頭紮進犯罪分子刻意打造的騙局之中,以致上當受騙,身心健康都遭受了極大的傷害。

  自淨其意,藏傳佛教界應積極作爲。近年來,我們也發現,在一些“假活佛”騙局背後,竟有藏傳佛教教職人員在推波助瀾並從中獲利。比如,在王興夫案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四川石渠縣俄若寺僧人魯絨,爲王興夫辦理藏族身份證、教職人員證,舉辦所謂“坐床儀式”,允許他利用俄若寺的名義大肆活動,一手打造包裝起一個假“活佛”並親自爲他站台,在此過程中收取王興夫非法所得達3700余萬元,最後作爲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主犯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從寺廟民管會主任淪爲邪教罪犯,魯絨將因此被釘上藏傳佛教界的恥辱柱。

  对于假“活佛”乱象对藏传佛教形象造成的极大损害,我认识的藏传佛教界朋友无不痛心疾首、深恶痛绝。早在2017年4月19日召开的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藏传佛教工作委员会议,就针对假冒“活佛”“法王”泛滥的问题,发出了题为《遵规持戒 去伪匡正 共同维护藏传佛教活佛形象》的倡议,号召活佛自净其意,虔心持戒,弃恶扬善,严正道风,并恳请有关部门依法查处、社会各界监督抵制,共同维护正常宗教秩序。从两起案件反映的情况看,藏传佛教界还应引起更大的重视,采取更多积极有效的措施,才能在国家法律法规框架下,维护好自身纯洁性,护持藏传佛教的形象和声誉。比如,宗教团体和寺庙如何进一步严格对教职人员的戒律要求,既有法律和寺规的限制,又接受信教群众和社会各界的监督。比如,对皈依、加持、火供等宗教活动如何进一步明确规范并让广大群众知晓,避免不法分子随意冒用。比如,对活佛转世、密宗修持等问题,作何宗教理解,在国家法律之下如何实施,宗教界应有予以说明的时代担当。唯其如此,藏传佛教才能始终坚持中国化的方向,不断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在新时代健康传承发展。(作者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副所长)

(责编: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