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賞閱

康定古道上,一朵溜溜的雲喲

李貴平 发布时间:2019-12-09 11:19:00来源: 华西都市报


藏族姑娘演唱《康定情歌》。


滔滔折多河穿過康定城。


跑馬山上溜溜的雲。


當年茶馬古道馬幫背夫的歇腳之地。


康定博物館裏的“鍋莊往事”。

  經典影片《羅馬假日》末尾橋段是:記者們站成一排采訪奧黛麗·赫本,有人問:您去過的歐洲城市中,最喜歡哪個?赫本意味深長地瞥了眼近在咫尺的格裏高利:各有千秋吧,但我很喜歡羅馬——當然是羅馬。

  作爲赫本的死忠粉絲,我想,如果有人問我:這些年你走過的民族地區城市中,最喜歡哪個?我會說:康定,當然是康定。

  壹

  荊棘叢生

  康定古道並不好走

  前不久,我和攝友去泸定采風,其間我“劍走偏鋒”,告別衆人,沿一條古道徒步十多公裏去了康定。我想體驗一下獨自行走驿道的感覺。

  計劃線路是:從康定以東25裏外的瓦斯溝鄉出發,沿318國道南端的崎岖山道,西行到爐城鎮。

  上午8點過,我暫別驢友,和家住瓦斯溝的頓波結伴出發。頓波是個30余歲的黑瘦漢子,康巴藏族,會說藏漢雙語。頭天晚上,他騎一匹小黃馬經過我住宿的客棧,我試著問他能不能陪我去古道走一走,有償服務。他勒住馬缰,眼光從院子裏的大片格桑花落到我的臉上,看我片刻,答應了。

  說走就走。這是一條沿大渡河支流折多河西行的蔥茏河谷。沿途,高高低低、遍布野草荊棘的石梯伸向天邊。遠望,折多河像一條淡綠色飄帶蜿蜒于崇山峻嶺中,連綿山巒夾著大片原野在腳下鋪開。視線的滅點處,是康定西北方的木格措雪峰。

  上午10點過,我們走過一個叫三道水的山崗。山巒最高處應該在海拔3000米。許多地段,被灌木叢和葛藤遮掩得看不到路形。一些起伏陡峭的石灰岩地段,是當年趕馬人在懸崖邊“挖”出的半圓形過道。路上,讓我難受的不是輕微的高反,而是那些三面背山、一邊臨河的奇崛古道,這讓我有種漂浮在虛空的感覺。因是臨時起意徒步,我沒帶登山杖,便在路邊找了根木棍兒拄著,心頭才踏實些。

  頓波說,康定過去叫打箭爐,這條順著318國道往西的古道,是昔日雅安到打箭爐茶馬古道的熱點線路,運茶背夫熙來攘往,摩肩接踵,如今早已人迹罕至。頓波提醒說,沿途路不大好走,遇到陡峭絕險之地,再好的“老司機”也如履薄冰,眼睛不敢朝外看,懸崖下邊是惡浪翻滾的折多河,人若失足墜河,很可能就被閻王爺收走了小命兒。過崖口時,我屏住呼吸,照他說的不敢亂看,伸出棍子讓走在前面的頓波牽住我,一步步捱過去,目不斜視,就是腳下有萬千金銀也不管不顧。

  這是一段散發著濃郁古風氣息的山道,荊棘叢生,彎彎曲曲,很不好走。我似乎瞅到了當年馬幫背夫堅毅而謹慎的神情,嗅到了他們喘著粗氣掉落在岩石上的汗水味,聽到他們背貨站立歇息時咕咚喝水的聲音,也聽到了他們失足落崖時的淒厲呼救。陽光直落千丈,天地橙黃,照亮我探究遠方的欲望。

  過了那段懸崖,道路才稍稍平穩些。不遠處有幾只野兔兒噗噗地從草叢裏穿過,閃身往岩洞跑去,還回頭瞪望我們這兩個不速之客,准確說,是望著我這個自討苦吃的怪人。

  貳

  行程18公裏

  走了六七個小時

  離開黑日村,又走了兩個多小時。這時,前邊轉彎處冒出五六個年輕人。他們拄著登山杖,背著旅行包,墨鏡挽在頭頂,清朗的笑聲回蕩在山谷。簡單交談後得知,這是一群成都來的驢友,他們從爐城徒步過來,打算走到姑咱鎮,再順著大渡河往北去丹巴。汗水將其中兩個女孩兒的頭發淋濕成一绺一绺的,臉蛋紅撲撲的像鮮豔的蘋果。

  下午1點過,我們來到一個叫草坪子的山坡。這地方已偏離318國道掩藏在叢林深處。我看到錯落不平的石梯上,隱隱現出幾個凹進去的淺洞。頓波說,這淺洞是以前趕馬人經年累月行走留下的馬蹄印兒。馬蹄印約兩三厘米深,裏面落滿腐葉兒。它如同一個個張大的嘴巴,講述著當年馬幫行走跋涉的艱辛,也貯滿對他們的深情回望。

  有些餓了,我們坐在草地上吃幹糧。康藏高原一年四季陽光燦爛,這陽光也照亮了彼此的心扉,更激發出康巴漢子頓波的談興。

  頓波說,他家從高祖父到父親這一輩,先後有十多個男人都當過馬幫和背夫。這條古道,是川藏茶馬古道的西線主道,主要是將從雅安、天全(或荥經大相嶺)、泸定背運過來的茶葉運到康定,再通過雅江或道孚運至拉薩乃至更遠。

  這條古道,多有豺狼虎豹出沒,每年10月底就進入冬天,大雪紛飛,天寒地凍,背夫馬幫只能結伴而行,誰若落單就很危險。“雞聲茅店月,人迹板橋霜”,他們日複一日,一步一步,翻山越嶺,僅從康定到道孚的單程都要二十多天。途中人馬失足墜崖,悲慘死去,也是常事。

  頓波的話讓我不寒而栗,半晌說不出話來。繼續走。時間如野兔般在山巒跳得飛快,此時已是下午兩點過,已走到離康定約七八公裏的地方,頓波說這裏是個叫菜園子的小村落。我滿頭大汗,體恤衫盡被濕透,似乎把這輩子的汗水都流光了。此時,天氣還很炎熱,一道斜斜的金光透過樹桠照過來,將頓波的臉龐勾勒得硬朗英武。

  走出菜園子村,穿過樹林下山回到318國道,我的這次徒步算是結束了。此時已是下午4點過。我付了頓波的勞務費,與這位善良的康巴漢子道別,帶著一身灰塵又獨自向爐城走去。

  算下來,這一趟徒步走了六七個小時,行程約18公裏。雖腿腳發酸,但卻很快樂。

  三

  “打箭爐”

  日益壯大的藏茶市場

  金烏西墜,彩雲徜徉,不規則的山嶺被勾勒出一道酒紅色光暈,起起伏伏向遠天蕩漾。眺望眼前的康定城,穿城而過的折多河浮光耀金,攜帶著跑馬山吹來的陣陣涼風,由西向東咆哮奔流,又像一條巨龍竭盡肌體的每一寸張力,桀骜張狂。如果不是被高高的河欄圍住,我疑心它會不顧一切咆哮溢出,瞬間吞沒周圍的一切。

  折多河兩岸,當我還來不及打望李家大姐張家大哥,就被撲面而來的茶馬古道和情歌氛圍吸引了——沿街商鋪上,大多挂著“鍋莊”“馬幫”“跑馬山”“情歌”標牌。華燈初上,流光溢彩,身著短裙露出修長美腿的女郎,和穿著長袖大襟束腰長裙的藏族老人擦肩而過,熟識的相視一笑,點頭招呼,其樂融融。

  曆史的日月光華中,康定城承載了一代代人的光榮和夢想。

  康定,位于“橫斷六江”中大渡河的西端,大雪山的南麓,在宋代以前是一片人煙稀少的不毛之地,在元代也只是個小村子,名爲“打箭爐”。

  打箭爐這名兒,源于一個有趣的傳說。三國時,西藏的吐蕃人實力強大,曾打到離成都不遠的地方。孔明打不過,就說這樣打來打去不好,大家講和吧。吐蕃人問怎麽個講和法。孔明說我射一支箭出去,箭落到哪裏就以哪裏爲界。吐蕃人一聽,心想哥子你文绉绉地搖個羽扇兒,躺在帷幔裏出個主意還行,若亮肱二頭肌還能整出啥幺蛾子?答應了。誰知孔明拉弓一射,不知怎麽就把箭招呼出去了。大夥面面相觑,說沒看到你射出的箭呀。孔明就派大將郭達騎快馬去找。郭達跑到很遠的折多河邊說箭在這裏。其實郭達早就把箭插在那兒了。吐蕃人一看傻眼了,說孔明你耍賴是小狗。但他們說話算話,只好同意以此劃界。從此這裏就叫打箭爐,而郭達藏箭的山就叫郭達山。清朝中葉改土歸流後,這裏改名叫康定。

  康 熙 三 十 二 年(1693),由于藏商经常在距雅安较近的打箭炉与汉商交易藏茶,达赖喇嘛向清廷奏请在打箭炉设茶市,获准。

  康 熙 三 十 五 年(1696),四川巡抚于养志在一道上疏里说:“查勘打箭炉地带,自明季至今,原系由土司所辖之地……但蕃人借茶度生,居处年久,且达赖喇嘛曾经启奏皇恩准行,应仍使贸易。”(《清圣祖实录》),清廷下令经营打箭炉藏茶市场。从此,打箭炉成为四川南路边茶总汇之地,藏茶市场主要由雅州(雅安)各地运入藏区。

  肆

  入藏馬幫

  入鄉隨俗換上藏裝

  上世紀三十年代末,康定作爲當時西康省的省會,成爲與上海、武漢齊名的三大商埠之一。正值抗日戰爭時期,炮火連天,國運艱難,中國出海通道均被日軍封鎖,滇藏線、川藏線茶馬古道便成爲唯一的國際運輸通道,大量戰略物資萬流歸海般由康定進入內地,延續著枝枝蔓蔓的血性,既支援了酷烈抗戰,也促進了沿線城鎮的發展。

  “我多想跳起熱情的鍋莊,爲你獻一條潔白的哈達。”歌曲《珠穆朗瑪》裏的這句歌詞,讓不少人知道了鍋莊是著名的藏族舞蹈。其實,“鍋莊”最初並不是舞蹈,而是一種民間商業機構。鍋莊早先的主人,多是土司屬下農牧區的頭人或侍從,也有貴族後裔或商人,他們頭腦靈活,人脈豐厚,因依附于土司在社會上有一定的地位和財富,後來效仿土司建造了房屋,各家一獨院。這些獨院,逐漸演變成以商業活動爲主的交易場所。清末康定有著名的48家鍋莊,達到鍋莊交易的鼎盛。每天晨曦初現,鍋莊主人就開門迎納東來西往的漢藏商隊馬幫,爲其接風洗塵,安置食宿居間,撮合茶馬交易。每每完成大型成交,鍋莊主人就會集會慶賀,盛裝的康巴青年男女手牽手跳起歡快的鍋莊舞,直到東方既白。今天的康定博物館二樓,有一組雕塑就專門展現了康巴地區鍋莊交易和商旅往來的曆史情景。

  《甘孜州民族志》載,據乾隆年間統計,四川的邛崃、名山、雅安、荥經、天全等縣銷往打箭爐的邊茶總引額數(交易量),達到十萬零三百四道,計約一千萬斤以上。當時有一句諺語:“背不完的宜東鎮,填不滿的康定城”,意指康定城商隊林立、貨物成堆、貿易繁榮的景象。

  以往,雅安的“邊茶”運到康定後,經藏族茶商的加工改裝,便成了“藏茶”。凡需西運的藏茶都得先出北關辦理“稅引”,再離開康定,然後分北線、南線進入藏區深處。線路是:北線從康定向西北經道孚、爐霍、甘孜、德格、江達、昌都(今川藏公路北線),再由昌都通往衛藏地區;南線從康定向西經新都橋、雅江、理塘、巴塘、芒康、左貢至昌都(今川藏公路南線),再由昌都通向衛藏地區。

  那時,入藏的馬幫,會入鄉隨俗換上一身藏裝:頭戴翹邊兒牛皮氈帽,寬袍大袖的楚巴用一根腰帶束緊,右臂袒露,藏靴閃亮,佩劍華麗,非常拉風。據說只有這樣的藏裝才能適應那裏的人氣。

(责编: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傲游截图20180202095714.jpg
  • 紅軍走過的地方
  • 理上网来·理論新境界
  • “學習強國”
  • 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成就展網上展館
  • 我和我的祖國
微信图片_20191206111242.jpg
『藏℃』淺說道孚“日尼”
感受歌舞中的“老西藏精神” 根秋多吉:我見證《中國西藏》成長 歌聲裏飽含著對家鄉的贊美與思念 西藏第一座宮殿——雍布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