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西藏工匠】譚繼文:紮根西藏,勾畫雪域清潔能源藍圖

王媛媛 发布时间:2019-12-21 21:27:00来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讯 1994年,是西藏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谭继文第一次来到西藏,主持设计满拉水利枢纽工程。7年后,满拉水利枢纽工程竣工,他回到了原单位水利部松辽委,但这并不妨碍他以水利水电专家的身份支援西藏水电工程建设。14年后,他又再次进藏,主持建设藏木水电站、设计加查水电站。5年前,他以援藏干部的身份来到西藏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继续为西藏建设国家清洁能源基地和“西电东送”接续基地贡献力量。

  算下來,從1987年7月大學畢業投身水利事業,32年裏,譚繼文大部分時間都在雪域高原上度過。20年的西藏時光,他將成長的痕迹印刻在“地球第三極”的大江大河裏;接下來的時光,他還將繼續抛灑汗水勾畫雪域清潔能源藍圖。


图为2019年度“西藏工匠”谭继文 图片由西藏自治区总工会提供

  《2019年度“西藏工匠”谭继文》 視頻由西藏自治区总工会提供

  設計方案上的突破

  接到主持設計滿拉水利樞紐工程任務時,譚繼文已經在水利部松遼委幹了7年的水利水電設計工作。小浪底水利水電樞紐工程、白山二期水電站、西溝水電站等項目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滿拉水利樞紐工程是中央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確定的62項援藏工作中建設規模最大的工程,對于剛剛而立之年的譚繼文來說壓力可想而知。“雖然有壓力,但是設計上還是很有底的,因爲我在前期做了很多實驗。”

  滿拉水利樞紐工程壩址選在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江孜縣龍馬鄉境內的年楚河上遊。譚繼文對壩址區周圍的地形地質條件很清楚。這裏距離日喀則市110余公裏,距離江孜縣也有近30公裏,長距離運輸原材料,必然會增加成本。“所以要盡可能從當地就地取材。當時取了各種土料做實驗,分析對比性能。”

  實驗結果讓他很滿意。河床上覆蓋著的礫卵石、左右岸上部的含壤土碎石層等周邊土料物理力學性能良好,很適合用于壩體修建。

  可是,當時用天然寬級配礫質土做壩體心牆料,用天然全級配砂礫料做其反濾料在國內是沒有先例的。連相關的行業標准都沒有,如何確保設計方案通過審查?

  “我就拿着实验的數據去找审核专家们,跟他们解释沟通。”谭继文记得很清楚,初步设计方案审查时,一名专家当场反对。“他站起来拍着桌子说,这种土根本就不能做防渗心墙。”后来,看了实验數據,方案总算通过了。

  譚繼文說,這在當時是突破了相關技術規範的。“技術進步也就是這樣,有了一個規範,然後不斷鑽研,去嘗試突破,這樣技術才能更進一步。”

  工程上馬7年堅守

  1994年12月,由譚繼文主持設計的滿拉水利樞紐工程方案通過相關審查,開始進入實施階段。年輕的設計總工程師便帶領團隊在工地上長期堅守。

  “壓力很大的”,譚繼文回想,那時的壓力不僅是身體上的高原反應。工作上的責任更大。“30歲當設計總工程師,我的副手們都比我有資曆,你想,他們怎麽服我。一開始大家工作幹得很不協調,後來才真正心服口服了。”

  工作上的壓力,還有很多。要想把設計圖紙上的每一個細節落實到工程上,需要依靠施工現場的質量控制。“現場的施工人員很多人沒有搞過這種大壩,所以現場我基本上都盯著。”

  要知道,這可是在海拔4200米的地方,長期待下去並非易事。

  20世紀90年代的西藏,缺電情況很嚴重。取暖靠電的施工人員們很多個冬夜都是裹著被子坐到天明的。“11月份晚上零下十幾二十幾度,停電了,又冷、又缺氧,只能披著被子坐在床上,一直到天亮。”

  初步設計複查工作、主持技術施工階段工作的全過程,領導、協調各專業設計人員在施工現場的設計配合工作,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譚繼文一幹就是7年。終于,2001年8月滿拉水利樞紐工程正式竣工。

  6年後進藏戰雅江

  “進藏前女兒才11個月,工程幹完回家女兒都已經8歲了。”帶著對家人的愧疚,譚繼文婉拒了西藏自治區的盛情邀請,選擇回到原單位。滿拉水利樞紐工程也接連斬獲“中國建築工程魯班獎”、水利部“優秀工程設計金質獎”等榮譽。

  雖離開西藏,但譚繼文依然跟西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因爲在西藏幹過水利水電,很多項目都邀請他以專家或者專家組組長的身份參與設計方案、工程驗收等審查。“沃卡、直孔、獅泉河等水電站我都去過,也指出了一些問題。”這6年,譚繼文跑遍西藏的大江大河,去過西藏的每一個水電站,也爲2007年的再次進藏奠定基礎。

  7年的工地生涯、艱苦的環境,讓他記憶深刻。能見證西藏社會發展越來越好,讓他與有榮焉。再次進藏,他來到了雅魯藏布江中遊,主持建設了雅魯藏布江上第一個大型水電站、西藏最大的水電站——藏木水電站。

  “當時在藏木水電站也有很多技術方面的創新,比如我提出用石灰、石粉替代煤灰,以此降低成本,雖然沒有通過,但這種方式我肯定還會繼續嘗試。”石灰、石粉替代煤灰的技術革新雖然沒通過,但是太陽能替代電鍋爐采暖卻通過了。

  谭继文觉得,在用电紧缺的情况下,电锅炉的采暖方式显然不太符合实际。 “当时也是找了很多资料,找了很多公司,抱着一股闯劲儿,就是要推太阳能采暖。”后来,藏木水电站太阳能综合利用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5年前“白手起家”


图为谭继文(图左)在噶堆水电站指导 图片由西藏开投集团提供

  有著豐富的水利水電工程設計、管理、施工工作經驗,這樣的專家型“工匠”自然是頗受地方歡迎。2014年底,譚繼文又有了新任務:作爲中國華能集團援藏幹部到西藏開發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開投集團”)擔任總裁一職。

  “那相當于是從零開始”。從招兵買馬、建章立制開始,譚繼文用短短4年時間將西藏開投集團打造成資産規模突破200億元的多元化企業集團。

  在他的帶領下,西藏開投集團從裝機1.4萬千瓦的小項目幹起,先後主導開工建設並投産運營了噶堆水電站、金橋水電站、瓦托水電站、日喀則崗巴太陽能電站等項目。

  在投資興建瓦托水電站、金橋水電站中,譚繼文發揮多年的勘察、設計、施工等專業技術經驗,爲項目“問診把脈”。指導現場單位開展設計優化工作,爲兩座水電站減少投資3.5億元,同時兩座電站的提前半年投産發電爲企業多發近8000萬度電,創造效益2000余萬元。

  在12月20日晚的2019年度“西藏工匠”命名颁奖仪式现场,谭继文自豪地向现场观众描绘未来西藏清洁能源开发利用的蓝图:西藏的水利水电资源丰富,现在还只是开始,只开发了1%的水利水电资源。未来的30年,还会有更多工程项目上马,在大力推动建设国家清洁能源和“西电东送”接续基地工作中,还会有更多年轻人成为工匠,助力西藏社会经济发展。而他自己,也将继续扎根西藏,勾勒这亮丽蓝图。(中國西藏網 记者/王媛媛)

(责编: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