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理論

韓永文:加快建設高標准市場體系

发布时间:2021-02-10 08:40:00来源: 经济日报

  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黨中央根據國內國際形勢變化和我國發展階段、環境、條件,特別是我國比較優勢變化,作出的一項重大戰略決策,也是推進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行穩致遠的重大戰略抉擇。落實好這個重大戰略抉擇,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重要的體制基礎和保障條件,要以深化改革激發新發展活力,建設高標准市場體系,努力實現市場准入暢通、開放有序、競爭充分、秩序規範。

  推進體制改革,形成全國統一大市場

  培育形成自動調節促進國內經濟循環順暢的內在機制,是形成和保障國民經濟內部循環在各個環節上有機銜接、有序暢通、高效運行的必然要求。暢通國民經濟內部循環,就需要通過深化改革打通阻礙國內經濟順暢發展的堵點,提升供給體系與國內需求體系的適配性。至關重要的是,要堅定不移地堅持和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深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健全要素資源以市場配置爲基礎、暢通要素資源市場流動的體制機制。爲此,要繼續深化推進針對性更強的經濟體制和行政體制改革,消除“條條塊塊”間各種阻隔資源流動、分割要素有效配置與市場化流動的樊籬,堅決化解阻礙我國統一大市場形成與發展的各種阻力和障礙。

  经过40多年的改革与建设,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市场体系已经基本建立,经济的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对市场配置资源从起基础性作用到起决定性作用的认识日益深化。1978年,我国92%的农产品、100%的生产资料、97%的日用商品价格由政府价定,目前97%以上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经由市场形成。截至2017年底,我国民营企业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统计,1978年全国个体经营者只有14万人,截至2020年3月,全国实有各类市场主体1.25亿户,其中企业3905万户,个体工商户8353万户。据海关总署數據,2020年民营企业进出口14.98万亿元,增长11.1%,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6.6%。

  但也必須看到,在現行行政區劃下,以及行政主導經濟發展力量仍然很強的機制下,地方本位主義及其各自追求加快發展的動因,地區間利用行政性要素比拼競爭,導致市場資源流動不暢、資源配置分散、生産力布局同構和碎片化的情況依然存在。由于行政區劃和行政主導資源配置的力量大于區域間資源流動和市場化配置的力量,切割、分化、抵消市場機制運行效率的情況還不少,導致相鄰省份之間産業同質化程度較高,城市群內部相近城市的産業結構相似度也很高,而主導産業優勢與特色不明顯,同時一些隱性的市場樊籬還或多或少地存在,這些都不利于全國統一大市場的形成。

  構建新發展格局是以全國統一大市場基礎上的國內大循環爲主體,不是要求各地都搞省內、市內、縣內的自我循環。這就需要各地在未來發展中,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更好地堅持系統觀念,更多地將一域一地的發展置于全國發展“一盤棋”中來權衡;自覺地將本地區的發展置于貫徹落實國家已經形成的一系列區域協調發展戰略中來平衡;理性、客觀地將自身的發展置于周邊地區的生産力布局、國土空間布局的現實條件下,在客觀分析各自比較優勢的基礎上來進行系統性的思考與謀劃。要把構建新發展格局同實施區域重大戰略、區域協調發展戰略、主體功能區戰略、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等有機銜接起來,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決不能再走割裂區域間的經濟聯系、組織要素流動和自我循環發展的路子。要通過深化改革、擴大對內對外開放,有效破除制約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的體制機制障礙,強化有利于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有利于調動全社會積極性的重大改革舉措,努力實現“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更加完善,高標准市場體系基本建成”的要求。

  發展實體經濟,提高供給與需求的適配性

  目前,行政区域间生产力布局同质化,特别是要素资源配置浪费和竞争无序,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在生产领域仍存在结构性生产能力过剩和结构性供给不足的矛盾。虽然去产能改革在消除落后和过剩产能方面取得了很大成效,但产能过剩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真正有效解决,长期累积起来的结构性问题仍然突出,而且新的、動態性的供给需求结构性矛盾还在不断出现。市场盲目冲动、行政力量盲目支持,助长无效资源配置和低端制造盲目发展的情况仍然屡见不鲜,本该淘汰的低端、落后产能在区域间转移、交易的情况还时有发生。这些都要求我们更好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放松,更加重视和解决供给结构不平衡、长短板不均衡,特别是解决好制约我国制造业发展的关键环节供给能力薄弱、技术供给不足、关键技术缺失的矛盾。更多地用市场、法律手段推进经济结构、产业结构、企业结构调整、优化和升级,引导市场主体自觉和理性竞争,推动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的市场動態平衡。

  構建新發展格局,必須把著力點放在發展實體經濟上,尤其是放在發展制造業上。近年來,制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有所下降,2019年我國制造業的比重爲27.2%,比2012年的31.4%減少了4.2個百分點。推進傳統産業適應現代化發展要求不斷創新升級,是堅持發展實體經濟的重要內容,也是我國現代化産業體系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應該看到,在未來的發展中,傳統産業依然是支撐我國經濟發展的基本力量。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新興産業的發展壯大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即使其進入全盛時期,也不可能完全取代傳統産業,國計民生、人們的衣食住行離不開大量的傳統産業和傳統制造業産品。

  不過,傳統産業必須跟上世界科技進步的腳步,運用新興生産技術進行改造升級,調整優化生産結構和産品結構,以適應社會進步、滿足人們現代化生活變化的發展需要。既要加快培育發展新興産業特別是戰略性新興産業,也要高度重視推動改造提升傳統産業,實施好産業基礎再造工程,引導、鼓勵、支持傳統企業利用現代科技特別是電子信息技術、數字技術改造提升傳統制造業。政府要研究制定既符合市場經濟發展要求,又有利于引導、促進企業擴大制造業設備更新改造投資,激勵、推動傳統企業創新的政策措施,營造良好市場競爭環境,保護企業進行技術創新和技術改造的積極性。

  創新驅動發展,發揮科技創新引領作用

  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爲國家發展戰略的支撐,並把創新放在我國現代化建設的核心地位。這是對我國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更加重視以創新推動發展、以科技創新破解困擾實體經濟發展的短板制約,特別是有效化解制約內循環發展的産業鏈、供應鏈“卡脖子”等突出矛盾,突出科技作爲第一生産力位置與作用的戰略認知與實踐認知的提升。

  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爲國家發展戰略的支撐,需要發揮好有爲政府與有效市場兩種機制有機結合的體制機制效力,推動科技創新在暢通循環中發揮關鍵作用。

  比如,在加强基础研究、推进原始创新方面,可以更多地发挥政府的作用,组织制定发展规划、协调推进规划实施,集中国家资金投入,由科技部门会同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等机构,围绕世界科学发展前沿、国际研究发展动向、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需要,统筹需求导向和目标导向,组织开展系统性、跨学科研究;在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研发攻关以及推进成果转化应用方面,要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整合发挥科技、工业、发展改革、财税部门和工程院的力量,统筹规划落地实施、协调支持步调与步骤、整合集中财力投入、组合优化政策体系,更多地采用国家招投标的方式,支持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机构,并联合科研力量较强的企业组成科研攻关联盟,实施系统性研发攻关,并在推进科研成果转化上形成鼓励支撑政策;在培育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方面,则应更多地依靠市场竞争机制,引导、支持企业自觉推进技术创新,培养技术革新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用市场的力量锻造、培养一批像华为那样有创新意识、有较高创新研发投入、有较强研发人才队伍的市场主体。激发企业作为科技创新主体的积极性,保护知识产权极为重要。要以政府为主体,以法律保护为手段,坚决打击各种侵权违法行为;进一步深化知识产权保护体制改革,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的生態环境建设,加快形成以政府为主体、行业协会积极参与、企业协同配合,有效发挥社会监督的共同治理体系。

  發揮比較優勢,“走出去”與“引進來”有機銜接

  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絕不是關起門來搞經濟封閉運行,而是要通過發揮內需動力,吸引外部要素資源自發地、更多地流入,使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加聯通、相互依存。

  我国拥有全球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工业体系和系统完备的配套能力,目前拥有41个工业大类,良好的发展前景和巨大的市场需求增长空间将会吸引更多的国际人才、优秀企业、资本技术要素汇聚。我们要因势利导,充分发挥我国产业体系完整、基础设施完善、劳动力素质高、经济韧性强的比较优势,以更优的市场营商环境、更稳定的开放政策和更有活力的制度安排,利用国际要素助力、促进我国技术、产品、市场、产业创新。既要大力提高我国商品与服务走进国际市场的竞争力,进一步提升出口商品与服务的比较优势,促进出口向国际市场产业链供应链中高端延伸,又要大力提升動態化地适配国内市场需求的有效供给能力和水平。

  要研究通过采取一些有效且被国际市场接受的开放合作方式,推动我国科学技术研究机构、研究型大学冲破封锁樊篱,积极参与世界基础科学研究,为创新发展和技术创新提供基础科学研究和科学实验支持,也为全球科学技术进步与发展作出贡献。从畅通和稳定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角度入手,根据制约产业发展和技术应用中一些关键材料、零部件、技术等短板和重要“卡脖子”环节,在加强自主创新的基础上,研究可行的方式和途径,积极开拓与国外科技研究机构、企业进行技术交流的渠道,有针对性地进行自贸区政策试验,吸引外国企业设立生产基地、合作研发基地。进一步提高“走出去”与“引进来”的有机衔接能力,加强与西方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经济技术合作。以应对气候变化、清洁生产、绿色发展、节能减排为题材,加大与国际机构、发达国家的研究机构和企业进行交流与合作,推进节能减排、气候变化、生態和环境保护发展,以我国承诺的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为抓手,积极探索开展与国际社会和发达国家的经济技术合作。

(责编: 王东)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