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藏区動態

舞劇《茶馬古道》:一條沒有“馬”的艱辛茶道

付遠書 发布时间:2019-12-21 13:21:00来源: 中国文化报


舞劇《茶馬古道》排練現場

  提起茶馬古道,人們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雲南的風和日麗、馬鈴搖晃、日子悠長。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有一條沒有“馬”的茶馬古道——鑲嵌的不是騾馬蹄印,而是背夫沈重的腳印……

  近日,筆者從四川省歌舞劇院獲悉,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資助項目——民族舞劇《茶馬古道》將于2020年1月10日19∶30在四川大劇院首演。作爲四川省歌舞劇院2020年的開年大戲,這部戲將關注的目光投向川藏茶馬古道這條沒有“馬”的艱辛茶道,向觀衆講述了抗日戰爭期間在這條古道上發生的一段慷慨激昂並鮮爲人知的故事。

  传递人民声音 抒写家国情怀

  比起話劇、歌劇,抽象的舞劇更難引起觀衆的共鳴,所以舞劇作品需要設定情境和內容,藝術化地表現生活、塑造形象。舞劇《茶馬古道》是一部精彩的中國式舞劇,它通過舞劇的形式傳遞人民的聲音,抒寫國家的命運。

  據史料記載,茶馬古道是以川藏道、滇藏道與青藏道(甘青道)三條大道爲主線,輔以衆多的支線、附線構成的道路系統。其中,川藏茶馬古道全長近4000公裏,已有1300多年曆史,屬于茶馬文明古道的中線,海拔落差極大,在這條線路中,有相當一部分區域是無人區。

  “1000多年的曆史呀,它見證了我們民族多少悲歡離合與家國情懷!”把川藏茶馬古道搬上舞台,是總導演馬東風五六年前就堅持的想法。作爲國家一級編導,她經常到四川藏區采風,對茶馬古道有著自己獨到的理解。在她看來,在綿綿數千裏的川藏茶馬古道上,雅安至康定這一段路上的茶葉運輸全靠人力,最爲艱難,運茶背夫最爲艱辛。

  采風期間,馬東風曾在無數個雲霧缭繞的清晨,與老背夫、鍋莊的後代交流,一段段可歌可泣的傳奇故事激發了她的創作靈感。最終,選擇“背夫”作爲作品切入點的原因有三:其一是幾乎沒有馬匹運輸是川藏茶馬古道的客觀事實;其二是選擇馬匹在舞台上呈現很困難,把背夫作爲舞蹈藝術的載體來表現恰如其分;其三是作品通過展現背夫在路上登天般的艱辛,可以折射出四川人自古以來樂觀、豁達、堅毅的精神。

  “尤其是抗日戰爭時期,中華民族最爲艱苦之時,除了英勇善戰的前方戰士,還有這些不爲人知的群體在爲國家的明天默默付出。進一步講,選擇背夫作爲劇作表現對象,也是因爲他們保家衛國時展現出的頑強及非凡勇氣讓我感動、崇敬。”馬東風說。

  聚焦“小人物” 茶马古道因“情”绵延

  根據過往的創作經驗,“高大全”式的人物會反噬作品自身的藝術性,讓作品失去深度、厚度與溫度。舞劇《茶馬古道》在人物塑造上下足了功夫,劇中的小人物個個有血有肉,他們的離合與悲歡、辛酸與苦辣、苦惱與熱血牽動著觀衆的心。

  作爲一部現實題材作品,舞劇《茶馬古道》講述了川藏茶馬古道上,艱難行走的背夫隊伍遭遇了突發泥石流,楊阿媽不幸遇難,留下兩個年幼的兒子,哥哥山生被康定藏族鍋莊主次仁收養,和莊主的女兒格桑梅朵一起生活在鍋莊內;弟弟茶生帶著哥哥留下的長命鎖跟隨背夫回到故鄉學習炒制茶葉的手藝。10年後,抗日戰爭到了關鍵時刻,爲了運送抗戰物資,茶生代替受傷的掌拐踏上古道,在鍋莊內與格桑梅朵相識、相戀,兄弟二人也在背夫精神的浸潤下、在家國情仇的激蕩中不斷成長和蛻變,演繹了用生命守護古道的感人故事。

  在舞劇《茶馬古道》中,人物之小與主題之大總是相輔相成的,而架起這二者之間的橋梁則是“情”。從茶生代替掌拐踏上古道到他與格桑梅朵相識、相戀,再到他與失散多年的哥哥山生重逢,共同成長蛻變,作品通過吹樹葉和長命鎖等情感符號,架起了連接台上台下的橋梁。在舞劇不能說話,全靠肢體語言表達的情況下,讓觀衆感受到茶馬古道的行路難。

  马东风善于用舞蹈讲故事,在大题材中突出小人物,同时强调细节,使得舞剧在舞台整体呈现上形成高度统一。大时代背景下的四川人在这条古道上生活的不易,但又充满乐观、积极、豁达及苦中作乐的人生態度,在舞剧《茶马古道》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展现民族风情 将感动一以贯之

  舞劇《茶馬古道》由四川青年編劇吳瑜婷等擔任編劇,青年作曲家顧磊擔任作曲,青年舞美設計師吳宇擔任舞美、道具設計,青年服裝設計師沈龍擔任服裝、人物造型設計,再加上卿慶、苗怡、莊星3位青年編導,整個主創團隊都來自四川,且平均年齡不足40歲。

  “四川本土的藝術作品一定要四川人來做才有那個‘味道’。”據馬東風介紹,舞劇《茶馬古道》不僅展現了四川背夫的生活,也在舞台上最大限度地展現了四川特色和民族風情。劇中有大量藏族民衆喝茶、撿拾牛糞等生活場景的呈現,其中一段極有韻味的舞蹈“熬茶”的創作靈感就取自康定一座寺廟的熬茶鍋。采風期間,一位來自康定的茶馬古道研究專家表示:“當年寺廟的規模有多大,就看它熬茶的鍋有多大。”馬東風聽後,認爲此說法很有意思,便采納運用到舞劇當中。此外,還有背夫的一段“洗腳舞”是呈現背夫生活細節的橋段。

  音樂方面,顧磊用7個月的時間爲四川背夫寫下贊歌。“創作中我一直在想是什麽原因驅使著這群人背負著接近自己兩倍體重的茶包,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地穿行在這條茶馬古道上。”在顧磊眼中,背夫瘦瘦的身體、壓不彎的腿、笑嘻嘻的模樣和額頭上永遠擦不完的汗,都成爲他創作的支撐點。

  值得一提的是,为让故事更加紧凑、主题更加集中,马东风将本来剧中与剧情联系不大的一些舞段忍痛删掉。“舞剧‘好看’是第二位的,第一位应该是‘感动’。” 马东风如是说。

  正如開篇所言,一條茶馬古道,並不只有騾馬蹄印,背後還有無數背夫沈重的腳印。身處和平年代的人們或許無法因年代而與他們産生共鳴,但當有一天人們有機會看到相關的文藝作品,或許一段舞蹈、一首音樂,就足以讓觀衆感動。

(责编: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