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藏区動態

三江源:绿水青山间 新景擘画来

萬瑪加 发布时间:2019-12-21 14:14:00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綠水青山,青海最寶貴的底色;三江之源,青海最絢麗的美景。

  三江源連綿不斷的山脈間,雪山交錯、江河湧動。這裏每年向下遊輸送超過600億立方米的清潔水,分別占長江、黃河、瀾滄江總水量的25%、49%和15%,素有“中華水塔”之稱。

  作为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三江源地区是我国淡水资源的重要补给地、高原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在全国生態文明建设中具有特殊重要地位,关系到国家生態安全和中华民族长远发展。

  自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以来,青海立足国家生態安全战略,把体制机制创新作为试点的“根”与“魂”,举全省之力确立了建园理念,形成公园体系,解决监管问题……在一系列探索创新、改革实践中,三江源地区的生態系统退化趋势得到遏制,生態环境状况明显好转,农牧民生产生活水平稳步提高,国家生態安全屏障进一步筑牢。

  打破體制藩籬,開啓治理之路

  12月的三江源地区已是天寒地冻,但生態环保工作却是一派火热。果洛藏族自治州的首座生活垃圾低温热解处理站刚刚投入运营,垃圾处理产生的废气可做到无烟无色达标排放。与此同时,旨在清洁取暖的“煤改电”工程也在玉树市等地加快普及,预计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近20万吨。

  行进在三江源,记者看到的是环保意识深入人心,生態文明建设高效开展。谁能想到,就在几年前,这里的生態治理还由于多部门交叉管理而权责不清、效率不高。

  三江源國家公園試點區域總面積12.31萬平方公裏,涉及治多、曲麻萊、瑪多、雜多四縣和可可西裏自然保護區管轄區域,共12個鄉鎮、53個行政村。“過去管理上不是‘九龍治水’就是‘各管一段’,但自然資源系統具有完整性,將其分割管理,不僅管不好,反而讓自然資源本身變得破碎,難以高效統一保護。”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郝萬成說。

  在他看來,只有解決體制上的碎片化,才能解決保護上的碎片化。

  2016年6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三个园区管委会一并成立。各园区所在县的县委书记任园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县长任主任,水利、环保、国土、林业等县级主管部门一并纳入管委会,整合为生態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各园区内县政府组成部门由原来的20个左右统一精简为15个,生態管理归管委会,其他社会管理归地方政府,各司其职、相互配合。

  “经过三年试点,黄河源园区改变了原来‘九龙治水’‘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的局面,形成了‘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的管理体制,极大地改善了黄河源头的生態环境状况。”黄河源园区管委会副主任甘学斌告诉记者,这是他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最直接的感受。

  “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的實踐告訴我們,只有突破傳統束縛,打破原有界限,構建大部門管理體制,優化重組各類保護地,才能走好創新的第一步,爲科學規範、有序推進公園保護與建設提供有力保障。”郝萬成表示。

  协调保护发展,释放生態红利

  三年來,三江源國家公園12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上,曆代逐水草而居的農牧民在擺脫貧困的同時,積極探尋著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平衡點。

  “作为一名生態管护员,能够保护家乡的山水林草是我最大的快乐。这也是一件为子孙造福、让乡亲们羡慕的事,我感到很荣耀。”今年53岁的云塔,家住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三江源国家公园成立后,拿了几十年牧鞭的他戴上袖章,成为一名生態管护员,每个月1800元的工资让云塔一家有了稳定的收入。

  “合作社的产品特别受欢迎,2018年总利润超过100万元。家门口的‘绿水青山’真的变成‘金山银山’了!”旦增才仁是曲麻莱县叶格乡红旗村生態畜牧业合作社的理事长,前几年按照“草畜平衡,划区轮牧”的思路,他在村里搞起了合作社,生产加工的纯天然肉制品、奶制品颇受消费者青睐。

  “生態好了,农牧民富了。从农牧民到生態管护员,从‘公家饭’到‘生態饭’,三江源人生活中的每一个改变都和生態保护息息相关。”据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王湘国介绍,国家在三江源地区进行生態修复,改善了当地环境,更重要的是唤醒了农牧民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多的人深刻认识到:保护与发展并不矛盾,“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可以双赢。

  通过发展生態畜牧业、生態旅遊业,实施草原生態保护补助奖励政策,生態保护红利持续释放,三江源农牧民的生活水平稳步提高,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7300元。

  如今,在稳定草原承包经营基本经济制度、保证园区农牧民草原承包经营权不变、充分尊重农牧民意愿的基础上,青海省通过发展生態畜牧业合作社,大胆尝试将草场承包经营逐步转向特许经营,鼓励、引导并扶持农牧民从事公园生態体验、环境教育服务以及生態保护工程劳务、生態监测等工作,使农牧民在参与生態保护、公园管理中获得稳定长效收益。

  夯實綠色家底,積累寶貴經驗

  “近三个月来,我们监测到40多只雪豹、7只金钱豹的踪迹。”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生態管护员次丁告诉记者,通过与北京大学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他们用红外相机在澜沧江畔的山里拍摄到稀有野生动物已不算新鲜事了。

  20世纪80年代,由于盗猎,中国境内的雪豹数量急剧减少。近年来,随着生態向好和社会保护参与度的提升,雪豹数量趋于稳定。据了解,三江源地区全境估算现存雪豹数量或已超过1000只,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连片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之一。

  瑪多的藏語意爲“黃河源”,曾擁有大小湖泊4077個,被稱爲“千湖之縣”。由于過度放牧等原因,這裏的湖泊數量一度急劇減少,2004年時,90%以上的湖泊幹涸甚至消失,原本連爲一體的紮陵湖、鄂陵湖之間也出現斷流。“通過實施禁牧退草、人工增雨等一系列保護措施,十幾年來,黃河源頭的湖泊數量增加到5050個。”赫萬成說,如今的紮陵湖、鄂陵湖水天一色,蔚爲壯觀,“千湖之縣”又開始呈現出星羅棋布、波光粼粼的千湖美景。

  位于青海省东南部的玛可河林区是长江源头面积最大、分布最集中的天然涵水林区,总面积10.18万公顷。林区的川西云杉、紫果云杉等主要优势树种大多分布在海拔3200米到4200米之间的极限生长地带。“过去20年来的保护和造林工作,让玛可河林区的森林覆盖率提高了18.5%。”据青海省林草局局长李晓南介绍,如今,玛可河林区森林覆盖率已经达到69.5%,森林资源的整体恢复为长江源头地区创造了平衡、多样、日益趋于原真的生態环境,对于保护整个长江流域的生態安全发挥着重要作用。

  无论是澜沧江山谷时隐时现的雪豹,还是黄河源头重现的千湖美景,抑或长江源头玛可河林区满目的云杉翠柏,都是三江源生態治理与保护初现成效的缩影。

  赫萬成說,在從無到有的實踐中,三江源國家公園基本完成相關部署意見確定的31項任務,實現了“一年夯實基礎工作,兩年完成試點任務”的目標,已經具備“五年設立國家公園”的條件,“爲中國國家公園體系建設積累了可複制、可借鑒的經驗和模式”。

(责编: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