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體 English Deutsch Fran?ais
中國搜索
中國西藏網 > 涉藏動態

寶成鐵路四等小站的藏族小夥:“鐵路是我的夢想”

发布时间:2021-02-12 10:51:00来源: 中国新聞网

寶成鐵路四等小站的藏族小夥:“鐵路是我的夢想”
格西澤郎檢查貨運列車連接部件。蘇志剛 攝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雄偉的劍門關下,坐落著寶成鐵路四等小站--沙溪壩站。這個位于四川省廣元市境內的小站,不辦理客貨運業務,只有列車的會讓和越行以及貨運列車的編組甩挂作業,平均每天有103對客貨列車從這裏經過,平均每6分鍾就要接發一趟列車。除了火車的轟鳴和偶爾的幾響鞭炮聲,年味在這裏顯得十分清淡。

格西泽郎巡查停靠的货运列车。 苏志刚 摄
格西泽郎巡查停靠的货运列车。苏志刚 摄

  “每列火車通過時帶動的風,都像刀子一樣刮得臉生疼。”臨近春節,剛剛在室外巡視完停留車防溜,盡管調車服內穿著棉衣,但調車員格西澤郎仍凍得直跺腳,匆匆返回行車室。

  “進屋把大衣脫了,出去再穿上,不然容易感冒。”車站值班員唐勇隨即提醒到。作爲在沙溪壩站工作了10余年的“老一輩”,他已經習慣了這裏的晝夜和室內外的溫差,“穿棉襖、脫棉襖,時間長了你就習慣了……”

  格西澤郎是一名來自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縣的藏族小夥,今年25歲,2018年通過招聘考入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有限公司,目前是沙溪壩車站的一名連結員,主要負責貨物列車的編組和解體工作。用他的話來說,他就是一名時刻需要在火車車廂上爬上爬下的“鐵路蜘蛛俠”。

格西泽郎在沙溪坝站站台值守。 苏志刚 摄
格西泽郎在沙溪坝站站台值守。苏志刚 摄

  春運期間,鐵路貨物運輸量不斷增加,裝載著煤炭、日用品等物資的列車開行數量也更多了,爲了緩解廣元南等大站的工作壓力,不少列車需要在沙溪壩站進行甩挂作業,再重新編組連挂在一起,開往不同的方向。

  完成這項工作,離不開在小站上給火車“穿針引線”的鐵路調車員們。火車到達的時間並不確定,有時候是飯點,有時候是深夜,有時候甚至是雨天,只要一有作業計劃,格西澤郎和同事們就必須帶好安全帶、手套、對講機等全套設備立即作業。

  調車作業需要時時與機車車輛“鐵疙瘩”打交道,有時在鐵皮車廂中爬上爬下,有時是帶著沈重的防溜鐵鞋在布滿石渣的站場裏徒步走行,有時“挂在”車輛車梯上,迎著寒風,在站場裏來回穿梭。

  小站作業量雖然沒有大站多,但是由于來往列車密度大,車站又沒有專門的調車場,只能利用接車間隙作業,因此在室外等待時間非常長,往往作業中一身汗,等待時一身冰。爲了防寒,調車員們保暖線衣、毛衣、羽絨服和棉作業服齊上陣,但時間久了火車鐵皮傳來的冰冷和過往列車呼嘯的寒風仍然很難抵禦。

列车驶入沙溪坝站。 苏志刚 摄
列车驶入沙溪坝站。苏志刚 摄

  “剛開始的時候,因爲不了解工作流程和火車結構,每當聽到火車運輸過程中發出的巨響,我都會感到很恐慌,更別說要喊我扒乘在移動的車輛上,我當時一下子就懵了,但是在師傅的悉心教導和自己的努力下,逐漸克服了心理障礙,如今,我已經可以熟練地完成調車工作。”工作之余,格西澤郎談到了自己近年來工作生活上的變化。“這邊的天氣和飲食,剛來的時候,我也很不習慣,這邊愛吃辣,夏天很熱,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入鄉隨俗嘛,我已經完全適應了這邊的生活”。格西澤郎爽朗地一笑。

  對格西澤郎來說,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難都不算什麽,家鄉的親人們才是他始終的挂念。由于家鄉很遠,他每次回去都要坐火車先去成都,然後再乘坐大巴、鄉村巴士,來回轉車4次,花費10個小時,工作以來,他還沒有和家人一起共過春節。

  即將到來的除夕,格西澤郎依舊會在崗位上度過,不過他並不感覺失落。在他看來,安全每時每刻都需要人守護,雖然不能與家人團圓,但看到南來北往的列車安全通過時,心中油然升起一種自豪感,“能讓千萬名旅客回家團圓,就是再辛苦點也是值得的。”

  “在這裏過節沒什麽,很多同事也不能回去,正好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和他們學呢。”采訪過程中,格西澤郎一直很謙虛,但充滿了幹勁。他說:“鐵路是我的一個夢想,能從大山走出來非常不容易,即便再苦再累,都值得去拼搏。”

  談及新年願望,格西澤郎動情地說:“今後成蘭鐵路將穿雪山過草地,開通到我的家鄉,家鄉也有更多的人通過鐵路走出大山,能用我的所學在家鄉爲鄉親們服務,是我的最大願望。”

(责编: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青藏線上的“95後”“女蜘蛛俠”

    爲保障春運期間設備無隱患,哈爾蓋工區提前做了很多准備,有時甚至工作到淩晨,一天只能吃一頓飯。雖然每天都跟疲倦、勞累做鬥爭,但每完成一次作業,她們的心底還是會生出成就感。[詳細]
  • “生命禁區”裏的養路工

    春運期間,青藏鐵路公司格爾木工務段唐古拉線路車間的養路工們堅守在平均海拔4900米的唐古拉山區,守護著這段海拔最高、災害最多的125公裏凍土線路,讓“天路”平穩延伸至高原深處。[詳細]